来自 养生 2021-08-25 15:23 的文章

利用经常造假的情报机构追踪消息来源的国际新

 
 
8月23日,外交部发言人王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一个记者问了一个问题。最近,北卡罗来纳大学生物实验室和被称为“冠状病毒猎人”的巴里克教授,不断引起媒体的关注,尤其是巴里克在合成冠状病毒方面的高超技术,北卡罗来纳大学生物实验室的不良安全记录,以及巴里克和德特里克堡的不寻常合作。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王文斌表示,一段时间以来,美方无视中国-世卫组织联合研究报告中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极小的结论,坚持炒作所谓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泄漏论”,甚至利用情报机构炮制所谓的溯源调查报告。但是抹黑中国并不能洗刷掉美国本身。美国一再声称新冠肺炎是从实验室泄露的,但事实上,最应该被调查的是美国自己。
 
利用经常造假的情报机构追踪消息来源的国际新闻报道可靠性如何?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王文斌
 
王文斌指出,首先,美国是重组病毒研究最早、能力最强的国家,也是全球冠状病毒研究最大的资助者和实施者。据报道,巴里克教授早在1990年就开始了重组冠状病毒的研究,他的团队具有非常成熟的冠状病毒合成和转化能力。巴里克本人在去年9月接受意大利国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他可以“人工改造病毒,不留任何痕迹”。事实上,只要我们对巴里克团队及其实验室进行调查,我们就可以澄清对冠状病毒的研究是否会产生新冠肺炎。
 
第二,美国也是生物实验室安全记录最差的国家。2015年1月至2020年6月,北卡罗来纳大学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报告了28起涉及基因工程微生物的安全事件,包括SARS、MERS和新冠肺炎等6种冠状病毒。许多病毒是经过基因改造的,总共有8名研究人员可能被感染。除了一名研究员在2020年4月被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老鼠咬伤后隔离14天外,其他事故中接触病毒的人员均正常工作生活,相关事故报告也刻意删除了基因编辑、事故处理流程等关键细节。
 
王文斌指出,巴里克与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这两个从事高风险病毒和冠状病毒研究的研究机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和“综合研究设施”,有着密切的合作。巴里克丰富的冠状病毒资源和转化技术也通过上述合作在德保得到广泛应用。德保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在2019年秋季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发生了一起严重的安全事故,一度被美国疾控中心叫停。
 
王文斌表示,美国千方百计证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新冠肺炎,但世卫组织专家曾两次访问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得出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极小的结论。那么,美国什么时候邀请世卫组织专家到北卡罗来纳大学生物实验室和德保“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进行调查?我们建议美方不要给别人泼脏水,而是在自己的实验室调查情况。
 
利用经常造假的情报机构追踪消息来源的国际新闻报道可靠性如何?
 
只有了解病毒的来源和传播途径,才能有效防止类似病毒的传播。今年3月30日,中国-世界卫生组织关于新冠肺炎溯源的联合研究报告正式发布,报告明确表示,实验室引入新冠肺炎“可能性极小”。
 
然而,这份由许多国家的科学家经过调查后做出的报告并没有得到美国的认可。5月26日,白宫发表声明称,拜登总统已要求情报机构对有关新冠肺炎起源的信息进行“加倍调查”,拜登还为此调查设定了90天的最后期限。根据白宫的说法,调查应该在今天(8月24日)完成。
 
美国情报机构所谓的调查有相当多的荒谬之处。
 
其中一个荒谬之处是:设定最后期限。如果基于科学溯源,90天内是无法完成的。美国设定最后期限的目的只是为了向外界施加压力。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表示,设定截止日期是美国政府的普遍做法。在抹黑中国的过程中,美国试图淡化自己的传播国和隐藏国的地位,淡化疫情防控失败的丑恶状态,让自己看起来更好看,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
 
第二个荒谬:科学问题不是科学家研究的,而是情报部门操纵的。它们怎么可能是科学的?
 
第三个荒谬:美国情报机构的行为令人厌恶,甚至他们自己也承认。在特朗普担任总统的第二年(2018年),他提名迈克·蓬佩奥为国务卿,接替蒂尔森。在蓬佩奥成为国务卿之前,他是中央情报局局长。2019年4月15日,蓬佩奥在德克萨斯A&M大学发表演讲。在回答一个学生的问题时,他曾经自豪地透露了美国情报机构的历史。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局长(来源:Yangguang.com)
说到美国情报机构的欺诈性黑历史,它有着悠久的历史。多年来,美国煽动了一场又一场战争、政变和暗杀,所有这些都助长了情报部门对罗志的谎言和指控。
 
1964年8月4日,时任美国总统约翰逊发表演讲,声称两艘美国军舰当晚在北部湾(越南称“东京湾”)国际水域遭到越南鱼雷快艇袭击。三天后,越南战争彻底爆发。事实证明,所谓的袭击是美军指挥和实施的虚假事件。
 
1990年10月10日,美国HBO电视网播出了CNN提供的一则新闻:一名“科威特志愿者”在美国国会含泪作证称,伊拉克士兵冲进科威特一家医院,将早产儿扔在地上的育儿箱里,造成300多名婴儿死亡。1991年1月12日,美国国会通过向伊拉克宣战的决议,海湾战争爆发。一年后,美国媒体披露“婴儿箱事件”是美国炮制的谎言,科威特医护人员指出,这名“科威特志愿者”的真实身份是科威特驻美国大使的女儿。
 
此外,以一小瓶类似“洗衣粉”的白色粉末作为指控伊拉克发展生化武器的证据,美国肆无忌惮地发动了伊拉克战争;美国利用叙利亚民防组织拍摄的视频作为情报,对叙利亚发动了空袭。
 
美国情报机构在制造假新闻和操纵舆论方面也很有经验。著名的罗宾计划是美国情报机构收买世界各地媒体人员和组织操纵舆论的典型例子。该项目是由中央情报局在20世纪40年代发起的。中情局曾经承认,罗宾计划曾经控制了全球至少400名记者和25个大型组织为其服务。
 
事实上,美国不止一次要求情报机构用科学找出新冠肺炎的起源,科学家们已经驳斥了这一闹剧。
 
上周,21位顶级病毒学家共同撰写了一篇关于新冠肺炎溯源的综述文章,发表在美国《细胞》杂志上,驳斥了“实验室泄漏”的阴谋论,称“动物向人的跨物种传播是新冠肺炎病毒最有可能的来源”。
 
本文共有21位作者,分别来自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英国、新西兰、中国和奥地利等7个国家。这篇文章的第一作者是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爱德华·霍姆斯教授。根据悉尼大学官方网站的报道,霍姆斯教授是世界顶级病毒权威之一。此外,美国作者10人,英国作者6人,中国作者仅1人。因此,本文的作者主要是欧美科学家。
 
8月22日,《卫报》网站发表了科学编辑Robin McGee撰写的一篇分析文章,认为科学家迄今未能找到一个将新冠病毒从自然宿主传播给人类的中间宿主,这也是“实验室泄露”阴谋论获得传播空间的原因之一。文章指出,许多主流科学家确信新冠肺炎起源于自然,但这种说法完全不符合一些政治团体的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