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21-09-30 11:35 的文章

浙江男人被毒蛇咬了,同行的朋友都在吸毒采药

9月23日秋分,台州临海市民罗先生约好了两个好朋友,到白水洋镇的小公园里散步。他聊得很开心。他觉得右脚好像被虫子咬了,乡下蚊子多。他以为是蚊子,于是抬起脚想用手拍它,却看到月光下一条蛇在啃他的脚。
 
在镇上附近的小公园里,罗先生和他的两个好朋友约好了,沿着碎石路散步,聊得很开心。他觉得右脚好像被虫子咬了。乡下有许多蚊子。他以为是蚊子,于是抬起脚准备用手拍它,却看到月光下有一条蛇在啃他的脚。
 
他下意识地弹了弹脚,蛇飞到了不远处的地上。
 
这是一条身体上有线条,头部呈三角形的蛇。它的身体大约有两个手指厚。
 
“这是一条毒蛇。”罗先生说,作为一名户外运动爱好者,他对野外的蛇和毒虫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气温在20℃左右,是这条毒蛇最活跃的时候。”他说蛇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所以很有可能是他走路时先踩到的。
 
那一刻,他感到头皮一紧,脑袋嗡嗡作响。在野外外遇被毒蛇咬伤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们位于距离临海最好的医院至少半小时车程的地方。
 
 
 
“我被咬了。”罗先生说了些什么,然后很快发现了右脚脚踝处的咬伤。他用左手扣住血管,坐在地上保证血液缓慢流动。
 
"我在心里提醒自己,我必须保持冷静和镇定。"他说。
 
同事们把扔在地上的毒蛇用石头打死,拍了照,装在袋子里。“这样,医生就能知道是什么蛇在咬我了。”他说。
 
同行的朋友对罗先生的情况不放心,决定用嘴从伤口里吸出毒血。罗先生说,连续喝了五六口毒血后,好朋友喝了一口,吐了一口,然后用清水漱口。另一位朋友从衣服上解下一条皮带,系在罗先生的脚上,以减缓血液流动,并打电话给医生朋友寻求紧急治疗指导。
 
因为之前在学习户外知识的时候,罗先生有一种高温可以瞬间降解蛇毒活性的印象,他还拿出打火机让朋友烤伤口。
 
然后朋友抱起罗先生,跑到停车的地方,发动汽车,向医院走去。
 
 
 
在路上,罗先生拿出手机,取下了屏保密码。“我担心自己会昏迷,所以即使昏迷了,朋友也可以直接用手机联系家人。”他说。
 
之后,他打电话给交警队,告诉交警他被蛇咬了,朋友想开他的车超速送他去医院治疗。
 
"这样做避免了超速行驶被交警拦截造成的延误."
 
途中,他还通过朋友联系了医院的医生,将毒蛇的图片发给医生,要求他们提前确认毒蛇的品种,预约相应的血清。
 
之后,他听从医生的建议,闭上眼睛,保持沉默和冷静,等待汽车到达医院。
 
罗先生说,大约25分钟后,他们到达了台州医院。
 
急诊科已经准备了两种血清,一种是抗尖吻蝮,一种是抗蝮蛇。
 
两种血清被植入罗先生体内,他的生命得救了。
 
罗先生表示,当时已经向医生提出了“张口、出血、洗肉”的治疗方案。“因为我身上的毒液被控制在脚底,没有进入其他部位。”他说他认为这种方法是最快最有效的,但最终他服从了医生的治疗计划。
 
然而,虽然生命得救了,痛苦却并没有减少。当晚在医院,罗先生的脚和小腿肿胀,疼痛难忍。
 
罗先生的朋友在罗先生的提醒下,在当晚蛇出现的地方附近发现了两种抗蛇毒的草药。他们把草药送到医院,捣碎,敷在罗先生的伤口上。
 
 
 
“这是老一辈的经验。在毒蛇盘踞的地方附近,一般都有解除蛇毒的草药。”另一方面,他说,这些草药出现的地方可能有毒蛇。
 
第二天小腿肿了,脚踝还肿得像个球。
 
罗先生已经在病床上躺了4天了。在此期间,他拿出手机,咬了咬自己的毒蛇的特征,在网上搜索关于毒蛇的信息,再次确定了毒蛇的种类。
 
 
 
根据资料,罗先生确认咬他的那条蛇叫原矛头,也叫龟甲花蛇,也属于尖吻蝮的一种。
 
罗先生说,原琵蝶是虻科原琵蝶的一种爬行动物,俗名有焊头、珠库班、鼠蛇、恶黑果等。原来的蝶骨是一种毒蛇。
 
“这种蛇在浙江很常见。在500米以下的临海、沿永安溪仙居、雷达山、阔仓山都可以看到。”他说蛇剧毒,被咬后伤口发黑。即使给了血清,没有后续治疗,伤口也有可能溃烂。
 
“这种蛇在当地被称为‘腐肉王’。”
 
他介绍,治疗期间坚持多喝水,并让朋友准备“七叶一花”“八角金莲”等草药。
 
但他表示,自己的自救方法不能作为别人遇到毒蛇后自救的样本。“比如用嘴吸毒、带血,这其实很危险,不能随便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