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10-10 18:52 的文章

全球税收改革走得更远,最低税率被锁定在15%

爱尔兰等国家和地区已加入全球税制改革,全球税制改革方案也已妥协。比如全球最低税“至少15%”改为15%,同时取消了数字服务税。
 
百年一遇的全球税制改革取得新进展。
 
8日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宣布,136个国家和地区就国际税制重大改革达成共识,并发布《关于应对经济数字税收挑战的双支柱计划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这份《声明》基本延续了7月份的相关改革内容,但也有一些变化。
 
来自北京国家会计学院的李教授告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同意全球税制改革方案的国家和地区已经增加到136个,其中包括爱尔兰、爱沙尼亚和匈牙利,它们在7月份没有加入。税制改革方案有一些变化,比如明确全球最低有效税率为15%,而不是之前的“至少15%”,并表示这个税率未来不会提高。
 
在疫情的冲击下,各国政府普遍“缺钱”。针对一些跨国公司将利润转移到“避税天堂”逃税的行为,越来越多的国家希望联手打击,改变现有的国际税收制度,以确保跨国公司的利润在各国之间得到更加公平的分配。
 
在此次全球税制改革中,打击跨国企业偷税漏税的关键举措是前述声明中的第二大支柱:通过建立全球最低税制打击跨国企业偷税漏税,为企业所得税税率竞争划定底线。此前,相关协议明确规定最低有效税率为“最低15%”,这意味着这一最低有效税率可以高于15%。
 
这对像爱尔兰这样的避税天堂国家或地区来说,显然是不利的。爱尔兰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为12.5%,匈牙利不到10%。全球最低税实施后,可能会造成资本从低税率国家流出。爱尔兰官员曾估计,全球税收改革将使当地政府损失20亿欧元的企业所得税。由于担心实际最低有效税率远高于15%,爱尔兰等国此前并未加入全球税制改革阵营。
 
最后,经协商,声明对最低有效税率的表述做了调整,即明确最低有效税率为15%。据OECD测算,全球最低税率为15%,预计全球每年企业所得税将增加1500亿美元。
 
爱尔兰等国的加入也进一步推动了全球税收改革。然而,并非所有成员都加入了,只剩下肯尼亚、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加入。但同意全球税制改革的136个国家和地区的GDP已占全球总量的90%以上,全球税制改革已成为大势所趋。
 
我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高于全球最低有效税率15%。目前,专家普遍认为,全球最低税制对我国企业影响不大。
 
苏州大学国际税收战略研究与咨询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蒋撰文分析,中国实际利用外资近2.5万亿美元,因此分析全球最低税收对在华外资企业的影响非常重要。通过分析,只要中国进一步规范和清理税收优惠政策,除少数企业外,外资企业整体有效税率将高于全球最低税率,全球最低税率不会在中国形成明显的利润转移和税源流失。但要高度关注全球最低税的蝴蝶效应所带来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
 
李说,声明的另一个亮点是,除了要求所有税务管辖区撤销企业数字服务税的单边措施外,他们还增加了一项承诺,即今后不再推出类似措施。
 
为了打击数字跨国企业的偷税漏税行为,欧盟提出对数字服务征税,主要是对谷歌、亚马逊、苹果、脸书等互联网巨头征税,引起了美国的不满。随着全球最低税的出台,美国希望欧盟放弃数字服务税。
 
今年7月,欧盟委员会公开表示,将暂停推出原定于本月底推出的数字税收征收计划,以免阻碍达成更公平的全球税收协议,并将在今年秋季重新评估该计划。
 
根据《声明》支柱1中的“单边措施”,自2021年10月8日至2023年12月31日,且比多边公约生效日期提前一天,各辖区不得对任何企业实施数字服务税新立法或其他相关类似单边措施。妥善协调取消现有数字服务税等相关类似措施的方式。
 
《声明》第一支柱的核心内容是突破现行国际税收规则中对实体存在的限制,将大型跨国企业的利润和税收权利重新分配给市场国家,以确保相关跨国企业在数字经济背景下更公平地承担全球税收义务。
 
据经合组织估计,支柱一预计将影响全球规模最大、利润最多的约100家跨国企业集团,每年将超过1250亿美元的利润重新分配到市场国家。
 
李表示,《申报》仍有一些变化,比如,新的跨国企业在国际化活动初期免征适用低税支付规则;将全球反税基侵蚀规则的经济实质排除比例过渡期从5年延长至10年。
 
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税收研究中心主任曹明星对CBN表示,G20支持OECD的国际税收“双支柱”改革计划,这是数字经济背景下全球化新阶段的重大尝试和重要开端。就其内容而言,无论是突破传统,直接将税权分配给市场国家以实现税收公平,还是建立全球最低税制为税率竞争划定底线,都是经过6年改革取得的重大进展,也是全球治理新阶段国家利益对抗跨国资本的整体觉醒。
 
他认为,从更深层次的本质来看,全球税制改革突破了注册地、总部所在地等身份因素垄断或主导利润和税基分配的传统,承认并建立了以最终使用和消费为标志的基于人的生产生活的价值创造和收入分享机制,是人的生活和劳动对物化要素优势的矫正,体现了经济发展向“人性”观念的回归。无论如何,改革方案的达成是包括中国专家在内的国际社会辛勤努力的结果,值得庆贺。
 
曹明兴表示,全球税制改革方案的具体规则设计和最终实施仍需谨慎。一是要避免发达国家基于主导话语权对既得利益的保护,弱化新规对金融、科技、高端服务等资本化要素和产业的公平调整,变相加大对劳动力本身和低端产业的剥削;事实上,正是资本和劳动力分配的不平衡导致了今天利润税基的不平衡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困境。
 
他说,二是尊重发展中地区和产业自主发展的经济权利和税收权利,为必要的、合法的税率竞争和税收金融优惠正名,避免以狭隘的税收理念为基础,获得小税基,阻碍经济发展和产业增长的机会,使发达国家的“阶梯”陷入发展陷阱。
 
根据声明所附的实施计划,双支柱计划计划于2022年推动立法,并于2023年生效。不过,相关声明尚未得到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的批准。就全球税制改革达成最终协议仍存在一些挑战,能否真正落地还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