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18 01:10 的文章

我们联系了这些美国人,他们说他们很早就有了

 
 
直到今天,美国最早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仍然是个谜。
 
谭联合专业机构,持续追溯美国,通过数据分析系统和跨语言知识图谱对数据进行深度挖掘和分析。结果显示,在2019年12月之前,已有超过1200名用户描述了疑似新冠肺炎症状,其中80%是以英文发布的,且大部分位于美国。
 
 
 
美国新冠肺炎早期病例的发现时间仍有向前发展的迹象。
 
专业机构通过对上述数据的人工筛选和专家判断,结合100多个实名认证用户描述的患病症状数据的机器学习处理,构建了美国早期病例图谱。可见,在美国,新冠肺炎和相应抗体的出现至少可以追溯到2019年10月。
 
 
 
谭珠还采访了一些声称自己在2019年有新冠肺炎的案例。
 
美国疫情的真相正在一点点被揭露。
 
 
 
一些人对美国早期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非常害羞。数据显示,一些声称早期感染的推文正在被删除。
 
 
 
▲2019年10月上旬,得了不明原因肺炎,和新冠肺炎很像。情况时好时坏。我有新冠肺炎的所有症状。我坚信我刚刚得到了新冠肺炎。
 
因此,当谭联系到2019年10月与分享自己疑似感染病例的赛邦时,他坦言:
 
“从来没有人担心我会感染新冠肺炎病毒。你是第一个。”
 
2019年,赛邦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家加油站做兼职时才24岁。
 
但在这个州,美国官方公布的最早案例出现在2020年3月。
 
然而,2019年10月初,赛邦发高烧,全身疼痛难忍。他判断自己患了流感。后来赛邦开始剧烈咳嗽,甚至不能正常呼吸。赛邦的医疗记录显示他的体温是38.9度。
 
当地医生给他做了两次流感病毒检测,结果都是阴性。然后,根据他肺部的x光片,医生诊断他为中度至重度肺炎。
 
在生病的前一个月,赛邦和当时的女友以及家人一起去了该州一个叫默勒辛利特的渔村。在旅途中,女友十几岁的侄子也感染了轻度肺炎,全程咳嗽痰多。
 
赛邦告诉谭,直到疫情在南卡罗来纳州爆发,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在2019年患上了病。
 
 
 
在南卡罗来纳州,有不少患者经历过类似赛邦的症状。当时,他们要么被诊断为不明原因肺炎,要么被诊断为流感。
 
根据疾控中心的数据,“散发性流感”从2019年9月开始在南卡罗来纳州出现,11月后,当地连续6周报告流感“广泛传播”。
 
2019年12月,南卡罗来纳州卫生和环境控制部(DHEC)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的第一周,南卡罗来纳州因流感住院的人数比上一年同期增加了41%。
 
奇怪的是,到2020年初,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南卡罗来纳州的流感病例数将逐渐变得“非常低”。(亚星官网)
 
在转折点上,2020年3月11日,时任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的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在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听证会上承认,美国存在新冠肺炎死亡被误认为流感死亡的病例。
 
被忽视的新冠肺炎正在悄然蔓延。
 
 
 
2019年11月下旬,离南卡罗来纳州不远、属于美国东海岸的佛罗里达州居民塔克开始出现全身疼痛、剧烈咳嗽、盗汗的症状。
 
半个月后,他的两个邻居开始咳嗽。一个月后,有这种症状的疾病开始在整个社区蔓延。
 
塔克67岁的邻居唐娜·范·霍恩告诉《棕榈滩邮报》,这是她经历过的最严重的流感,整个社区的雾化治疗设备已经售罄。
 
几个月后,据《棕榈滩邮报》报道,这些经历过类似新冠肺炎症状的居民接受了抗体检测,结果全部呈阳性。医学专家表示,这表明他们接触过新冠肺炎病毒。
 
就在这场“未知流感”在德尔利海滩蔓延之际,美国国家医学信息中心(NCMI)的官员警告国防情报局、五角大楼和白宫,疫情即将爆发。这种“灾难性”的疫情不仅会对当地人造成威胁,还会改变他们的生活和商业模式。
 
这种警告,不止一次。
 
并非所有美国官员都知道美国情报机构获得的信息。
 
新泽西州梅尔汉姆市市长表示,他在11月下旬返回大西洋城参加市长工会会议后,患上了“成年后最严重的疾病”。当时,医生诊断他得了流感。几个月后,梅尔汉姆做了新冠肺炎抗体检测,结果也是阳性。
 
这些已经侦破的案件被秘密掩盖。
 
美国疾控中心正式宣布的佛罗里达州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也是在2020年3月1日,但当地卫生部网站公布了171例新冠肺炎患者的数据,他们确诊的最早时间是2020年1月。
 
这171人中,大部分没有出国旅游的历史。也就是说,当科学家认为新冠肺炎的州际交流仅限于国际旅行者时,它在佛罗里达州的社区开始传播。
 
然而,这些病例的诊断时间等关键数据在当时被完全删除。丽贝卡·琼斯(Rebecca Jones)曾是佛罗里达州卫生部的高级数据主管,她在收到删除令后曾受到质疑,不久后被解雇。
 
11月的疫情再次被掩盖。
 
 
 
2019年12月,病毒仍在传播。
 
圣诞节后两天,华盛顿州的简去了当地的医院。64岁时,她出现全身疼痛、发烧等症状,并伴有干咳。呼吸时,她的肺偶尔会发出奇怪的声音。
 
当地医生开了治疗哮喘的药。接受治疗一个多月后,简的病情逐渐好转。
 
2020年2月初,简去华盛顿柯克兰见了一个好朋友。另一方在当地一家名为贝尔维尤的医疗中心做护士,梅森
 
半个多月后,这个人口不到10万的小镇成了美国疫情的震中。当时,美国11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中有7例与柯克兰的一家养老院有关。
 
后来,经过血清检测,简的血样显示新冠肺炎抗体阳性。《西雅图时报》报道了简的故事,当地卫生部门承认,简并不是唯一一个出现这种情况的人。
 
卫生部门也承认,这些人不包括在早期病例中。事实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专业研究证明,美国的案例出现得比较早。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研究显示,早在2019年12月,新冠肺炎病毒就已经在美国蔓延。
 
疾控中心科学家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也显示,新冠肺炎早在12月中旬就出现在美国。
 
研究人员在2019年12月13日至12月16日采集的39份血样中发现了新冠肺炎抗体。
 
随后,美国政府以“干扰溯源工作,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停止了调查项目,并在2020年1月2日前封存了血样,停止了检测。
 
有迹象表明,美国疫情在华盛顿州爆发的时间早于官方公布的时间。
 
谭珠还采访了华盛顿西雅图附近的另一个早期病例海斯。
 
海斯告诉谭师傅:
 
“早在2019年10月,我就感染了‘无法识别的肺炎’。当时我高烧40度。9天里,我每天都拍x光片,但医生就是无法判断这种肺炎是病毒性的还是细菌性的。”
 
 
 
直到几个月后,医生根据他的x光片诊断海耶斯是新冠肺炎的病人。海斯还向谭珠提到,14名亲属都有同样的症状,但在发病前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这再次证实,美国的早期病例可以追溯到2019年10月之前。
 
但直到2020年1月21日,美国疾控中心才正式宣布美国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同样来自华盛顿州西雅图市。
 
仅仅66天后,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攀升至世界第一,直到今天。
 
从南卡罗来纳州到佛罗里达州再到华盛顿州,从110天到95天再到25天,新冠肺炎疫情早已在美国蔓延,但这些关键节点却被美国各地的政客所忽视甚至掩盖。
 
当现实揭穿谎言,真相无法掩盖时,美国是“第一个抗疫”还是“第一个抗疫失败”?
 
答案是众所周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