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6 18:59 的文章

公安局原局长:炒股票期货亏损1100多万

“如果你想过上好日子,你必须永远过上好日子。”“不当官、不当官,才是过好日子的真本事。”……这是江西省宜春市奉新县原副县长、县公安局原局长彭天奎在供述中写的。这种想法从2006年开始就在他的脑海中根深蒂固,促使他在工作之余投身股市和期货市场,期望变得富有。
 
随后的10年,彭天魁少赚多亏,累计亏损1100多万元,向他人借款补亏总额超过2000万元。在巨大的债务压力之后,两次重点提拔成为彭天魁以职务影响力和职务便利换取金钱利益的更大“机会”。他向管理客户借了大笔钱,或者直接受贿,直到成为奉新县一些恶势力的“保护伞”。
 
2019年3月,宜春市纪委监委对彭天奎立案调查。一张留校通知书唤醒了彭天魁的赚钱梦。当年11月18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彭天魁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事业顺利导致对个人理财能力“失去信心”。
 
如果炒股期货、欠债还钱、收受贿赂的经历能够抹去,彭天魁在2019年3月被拘留前的成长道路可谓超出预期,令身边很多人羡慕不已。
 
1973年,彭天魁出生在宜春市原州区西北部的一个乡村医生家庭。高中毕业时,恰逢武警部队征兵。彭天奎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成为武警部队一员。
 
“1993年服役期满时,我从部队退役,在家呆了两年。因为党的政策好,我有机会进入公安队伍,成为一名巡警。”谈起创业的机会,彭天魁的话里充满了对组织的感激。
 
宜春公安系统也为年轻人提供了成长和发展的舞台。在市公安局巡警大队,彭天奎从一名普通干部成长为巡警大队的中队队长。由于工作能力突出,他被提拔为花刺镇派出所所长、宜春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副支队长。2014年,彭天奎进一步受组织委托,担任凤城市公安局政委,两年后出任凤新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花刺镇是宜春市中心城区原州区下辖最大的乡镇,凤城是全市最大的县,也是全国百强县之一,人口多,经济强。”据办案人员介绍,“彭天奎从一名基层民警成长为县公安局局长,经历了很多艰难险阻的岗位,每一步晋升都体现了组织的信任。”
 
在前领导和同事眼里,彭天魁虽然学历不高,但很上进。当他遇到一些新的工作和任务时,他可以从别人那里得出推论。此外,他肯吃苦,有勇气,敢于承担责任,经常快速准确地处理突发事件,周围的人也不断称赞他。在派出所工作期间,被授予“全省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2008年汶川地震后,时任宜春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副支队长的彭天奎主动请缨参加抗震救灾,后被表彰为“江西省抗震救灾先进个人”,全省仅有12人获此殊荣。
 
也是在特警支队任职期间,彭天魁的心态悄然发生了变化。随着工作经验的日益丰富,他克服了自卑感和学历低的遗憾,整个人变得越来越自信,甚至产生了一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自满情绪。尤其是在投资理财方面,虽然之前没有学习过相关专业知识,缺乏经验,但在他想出“做点事情增加收入”的想法后,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并不难。凭借他的智慧和智慧,他可以像处理警察案件一样熟练地赚钱,像提升自己的职位一样顺利。
 
彭天魁的选择是股票和期货。从2009年到2019年的10年间,随着职位的不断提升,彭天魁始终沉浸在“粉丝的自信”中,肯定能赚到大钱。即使他失去的越来越多,他仍然相信,只要他足够幸运,他就能实现一夜暴富的愿望。
 
投机倒把屡遭失败,刚当上公安局政委,就张口向老板“借”巨款。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彭天魁一家就和别人合伙从事煤炭生意,赚了不少钱,成为当地一批先富起来的人。他哥哥一直从事商业。熟悉彭天魁的同事大多知道他优越的家境,他一贯的印象是“钱上谁都可以出事,彭天魁不行。”
 
但事情不是人们看到的那样。起初,彭天魁借用哥哥的身份证开了一个证券账户,试图交易。他赌博,买卖没有任何规则。像大运会这样的操作自然带来了损失,但好在都是他自己的钱。2010年,彭天奎担任宜春市公安局机场分局局长,成为家中唯一的正式干部。随着家庭地位的提升,家人相信他的人脉,相信他有办法通过投资赚钱,于是把父母和兄弟姐妹的积蓄交给彭天魁打理。
 
然而,损失远远超出了彭天魁的预期。因为连续盲目交易,他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在股市上损失了40多万元,相当于他当时8年多的工资。失意不甘的彭天魁并没有将自己的亏损归咎于能力不足,而是觉得股票不适合自己,立刻开始寻找新的致富捷径。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所谓的期货投机专家,自称经验丰富,能够带他一起发财。
 
据办案人员介绍,在这位网友的“悉心指导”下,彭天奎不止一次投入,从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但他的收入并没有提高。这个洞不但没有填补股市的损失,反而越来越大。不到一年,家里的积蓄就在期货交易中损失殆尽。这时,他没有想着悬崖勒马,而是装作若无其事,盘算着如何智取家人,尽快挽回损失。
 
2014年11月,彭天魁在一次重点提拔副所长的过程中,向组织隐瞒持有股票期货的事实,蒙混过关,成为凤城市公安局政委。在这个经济实力雄厚的县级市,他很快就接触到了很多有钱的大佬。怀着对金钱的巨大渴望,他担心如何回到原来的位置,他开始思考如何用自己的权利换取金钱。
 
彭天魁上任仅两个月就开始向老板借钱。当时,老板徐某某承接了凤城市看守所的建设工程。2015年1月,彭天魁以偿还银行贷款为由,一次性向徐某某借款200万元。公安局“二把手”想借这么多钱,着实让徐某某大吃一惊。考虑到彭天魁负责看守所的建设项目,徐某某希望在办理工程款时能得到照顾,于是同意了彭天魁的借款请求。彭奎也投桃报李,迅速批准,并帮助徐顺利拿到了巨额工程款。
 
凤城一家驾校的老板何某某也有同样的经历。2015年4月,彭天魁将何某某叫到办公室,以弟弟急需资金周转的名义借款100万元创业。当他想到需要彭天魁照顾自己的事业和驾校时,何毫不犹豫地答应了。2015年12月、2016年5月,彭天魁以资金周转为名,分别向何某某借款100万元、150万元,何某某将款项转入彭天魁指定的银行账户。
 
在大佬们眼里,彭天魁是凤城市公安局的主要领导,对他们来说是一个绝佳的借钱机会。彭天魁利用老板欲从其人、不敢得罪其人的心理,在凤城短短两年的任职期间,向8位企业主和管理客户借款1130多万元。老板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所谓的还贷和资金周转都是托词。事实上,彭天魁将一次又一次借来的钱投入股票和期货市场,试图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但都以水漂告终。
 
因为每笔借款都写有借条,彭天魁认为自己可以很清楚地区分“借”和“取”,他甚至在与老板们的“亲密接触”中感受到了哥们的情谊——他可以通过私人关系借钱,而不是手中的权力。他没有意识到向管理客户借钱已经违反了党纪国法的红线。
 
 
面对高额债务,被提拔后,他走上了疯狂敛财的道路。
 
2016年7月8日凌晨,微信上一个叫“天天开心”的人,按照一位网友的建议,在拼命炒期货。又一个大亏出现后,“天天开心”拼命打出“彻底完了”几个字,后面跟着五个痛苦的表情和三个重重的问号。这意味着他不仅没有像他希望的那样赚钱,而且面临着债务的大幅增加。
 
仅仅一个月后,这个微信号的用户彭天奎就升任奉新县公安局党委书记。“他刚到奉新的时候,朋友们隔三差五就来看他。”同事们清楚地记得他刚上任时的“风光”。“当时我们都以为是来祝贺他的,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是来讨债的。”当时,债台越高,彭天魁熬了一夜。他不仅没有任何心情去感受事业进步带来的兴奋,甚至“多次想自杀,度过余生”。
 
彭天魁在凤城市公安局政委的岗位上,已经尝到了权力带来的甜头。这一次,他不由自主地计划再次用自己的力量发大财。“市公安局离奉新很远。除了业务指导和评估,其他事务都是鞭长莫及。”彭天魁说,“我是‘一把手’,所以只要没有负面影响,别人一般不会过问我的事情。在压力和贪婪的驱使下,我只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相比之前的岗位,成为“一把手”的彭天魁更受追捧。以前的同学和熟悉的企业主为了将来能从彭天魁身上受益,做“早期投资”,纷纷上门发红包。有下属同事听说彭天魁手软,带着现金来了,希望在晋升和岗位调整上寻求“帮助”。彭奎来到网上,一手收钱,一手做事。
 
彭天魁的权力不仅被熟人觊觎,还被奉新当地的恶势力觊觎。彭天魁赴约之初,奉新某娱乐公司老板罗某某主动上门,两次带着10万元现金上门拜访,最初被彭天魁拒绝。然而,面对债务压力,彭天魁的思想天平开始向错误的方向倾斜。
 
这一切都发生得既安静又迅速。2016年8月,上任仅一个月,彭天魁就答应提拔罗的远房亲戚,同时又故技重施,开始向罗借款100万元。此后,他不仅陆续续贷300万元,还拒绝接受罗某某送的烟酒、红包和礼物。特别是彭天魁的父亲病重,妻子怀孕时,罗送给他冬虫夏草、燕窝等珍贵补品,让彭天魁深受感动,从心底里认可罗的“好兄弟”。抱着“别人不会知道”的幻想,彭天魁长期关照罗某某经营的KTV、酒店,对其开设赌场、窝藏毒品、提供色情交易等违法活动视而不见,多次建议辖区派出所所长关照。
 
一是二,他与奉新当地恶势力的关系越来越密切。2017年上半年,经人介绍认识彭天魁的吴某某,提出在地处山区的宓尚镇开设赌场。只有外国人来赌博,并承诺每天给彭天魁2万元的福利费。由于多年来奉新县赌博盛行,彭天魁当年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打击赌场,净化社会风气。听到这么高的让利费,刚安排部署专项行动的彭天魁立即回应说:“算算一个月能拿多少让利费”,并立即毫不犹豫地给了吴开赌场的“特别通行证”。
 
根据调查结果,从彭天魁上任后的第一个月到被拘留期间,彭天魁利用担任奉新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的职务便利,在案件办理、项目承接、干部选拔任用等事项上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86.38万元。
 
2019年2月,宜春市纪委监委在一起黑案中核查“保护伞”线索时,发现了涉及彭天奎的问题线索。随即,彭天魁的各种以权谋私的行为,与恶势力的联系,以及900多万元的未清偿欠款,都暴露在世人面前。拘留期间,彭天魁的悔恨溢于言表。“我真可怜,可悲又可恨。如果我能早点撕掉虚伪的面纱,把问题摆在组织和家庭面前,我就不会走上这条违法的不归路。”
 
[供词摘录]
 
从我工作开始,我就有一种误解,认为我重商业轻理论。另外,我只读过高中,理论水平较浅,遵纪守法意识不强。当我的思想和行为慢慢偏离正常轨道时,我习惯于通过经验和感觉来应对,而不是谈论规则和原则。这种态度的弊端在当一般警察的时候看不出来,但是在面对诱惑的时候就会暴露出来。升职后,我还是遵循着原来的设定,经不起考验,迫不及待地以权谋私。党的十八大后,即使我遇到的一些干部因违纪违法被审查调查,我仍然毫不畏惧,大胆行动,违规吃喝,收受下属红包和礼物,与当地恶势力保持密切联系,严重影响了单位和当地社会风气。
 
虽然一开始很担心很害怕,但我以为我是公安局局长,对奉新县一亩三分地还是我说了算,没人查。他并没有认为手中的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而是把公权力作为谋取利益的工具,肆无忌惮地接受他人的金钱和物品,几乎达到了不耻下问的地步,完全违背了党性原则和党纪国法,最后走进了死胡同,打得头破血流,一无所获。
 
【纪律严明者说】是什么让他屡次担任新职务,屡次违纪?
 
当他被带到拘留所时,彭天魁非常惊讶。他不相信他的问题已经被组织所掌握。同时,他也夹杂着遗憾,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
 
在事业的起步阶段,彭天魁有过一段傲人的历史。退伍后,他被招募为巡警,晋升为派出所所长,后又一步步走上奉新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的岗位,这背后是他的辛勤付出和承诺。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追求发大财,过上好日子。这个错误的想法导致他放弃了加入警察的誓言。两次升职后,他迫不及待地用权力换取金钱,一步步走向违法犯罪的深渊。
 
在凤城市公安局政委、奉新县公安局局长的岗位上,彭天奎总是有“上级监督远,同行监督软”的运气。在他看来,廉政教育就像走过场,反映了他信仰的衰落和精神的懈怠,导致他越来越肆无忌惮的违纪违法。
 
在赚大钱的同时,彭天魁迅速堕落成典型的两面派。一边讲廉洁,到处敛财,一边声称打击赌博,私下放纵赌场,高调展开扫黑除恶运动,同时搭上恶势力头目的顺风车。他从正义的守护者变成了法律的践踏者,从人民的守护者变成了恶势力的“保护伞”。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心有所惧,言出必行。在彭天魁的案件中,他的致富梦“不当官也能过上好日子”,让他在担任副局长后不久就忘记了董事的职责,失去了对党纪国法的敬畏,对自己的言行失去了克制。干部提拔后,岗位职责有所调整,但讲规矩守底线的意识无法改变。只有尊重党、尊重人民、尊重法纪,才能正确使用权力,廉洁履职,在新岗位上创造新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