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6 18:57 的文章

看看这三大失败,美国还有脸提“印太”

在阿富汗,“反恐战争”随着军队的撤离而结束。这是美国建国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战争,也标志着乔治·布什总统宣布的美国“反恐战争”以虎头蛇尾的失败告终。
 
美国作为一个世界霸权国家,遭受了彻底的历史性失败。
 
“9.11”恐怖袭击发生20年后,美国最多驻扎了13万军队,牺牲了数千名士兵和雇佣兵,花费了2.26万亿美元的战争费用,画了一个完整的圆圈:从占领阿富汗全境、一举推翻塔利班政权开始,经过20年曲折的战争,以美军仓促撤离阿富汗、重新管理塔利班结束。这个奇怪的圆圈象征着美国全球战略考试给出了一个“零”的糟糕答案。
 
写作/宏远
 
算上,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因三次重大失败而结束。
 
美国国家政治的失败。
 
第一,非正义战争:美国国家政治的失败。
 
美国在阿富汗遭受的第一件事就是国家霸权政策的失败。
 
反恐行动一般是针对警察和公共安全的恐怖主义。一旦上升到战争的层面,就到达了另一个领域,那就是战争的本质和规律在起作用。
 
“9·11”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并不想改变路线,而是将一般性的反恐行动变成了一场没有说服力的国际战争。在联合国授权之外,本打算以一场简单的军事打击的胜利挽救该国政治失败的命运,最终却在20年后遭遇了互不理睬的失败。
 
 
对此,《孙子兵法·兵家形态》指出:“故胜兵先胜后谋战,败兵先战后谋胜。”也就是能打赢的军队先获得胜利的无形要素,然后再与敌人开战。战败的军队匆忙作战,然后幸运地获胜。说明善于用兵的人首先要学政治,把法度当政治来守,才能掌握输赢的主动权。
 
西方克劳塞维茨有句名言:“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换句话说,和平政治也是战争政治的延续,战争政治与和平政治不断交替和移动,产生了世界上所看到的战争与和平的巨大景观。当一个国家在最高政治层面失败时,无论此时的军事力量多么强大,下一个层面的军事失败都是必然的命运。
 
 
任何重大的历史事件都会对未来的走向产生影响。
 
任何政策都是人制定的,由此引发的蝴蝶效应往往可以期待在历史进程中发挥作用。美国当权派和军工石油金融集团为实现自身利益而做出的轻率战争决策,在被传感放大后,早已造成了严重后果,甚至改变了美国乃至世界的历史进程。
 
可以预见,美军从阿富汗撤军后,失败的战争政治将继续影响和平政治的运行,直到美国下一场霸权主义的对外战争诞生。
 
军事失败
 
第二,旷日持久的拖延:美军的失败。
 
美国在阿富汗长期的“反恐战争”中遭受了无可辩驳的军事失败。
 
打着反恐旗号入侵阿富汗的美军,经过多年的艰苦斗争,在8月26日撤退的最后一刻,仍然遭遇了两起自杀式爆炸,这对于“反恐战争”来说,确实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此外,美军作为海上霸主,无法适应阿富汗复杂的地形,如山地、高原、戈壁、沙漠等,已经与塔利班游击队陷入了长达20年的战争。美军没有能力杀敌夺利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就连庞大的后勤运输船队也进入这个内陆国家,不得不以缴纳保护费的形式通过塔利班控制区,为美军各处据点提供补给。美军的胜利越来越遥远。
 
越战期间,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总结说:“游击队只要不被消灭,就一定会胜利;只要正规军打不赢,就是失败。”根据这一说法,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无疑是在军事层面被击败的。
 
 
美军的情报战已经远远不够了。
 
美国拥有200多个间谍组织和情报收集系统,以及最先进的情报监控技术。它每年投资近1000亿美元,每天实时收集海量数据。但由于缺乏分析判断能力,在阿富汗战争期间多次在世界情报史上制造可耻的笑话。
 
在撤军的最后一刻,美军还根据情报对喀布尔机场进行了无人机轰炸,但炸死了一名平民。
 
美军的军事能力惊人地退化了。
 
美军多次经历恐慌、低能、退而复退,缺乏总部规划和运作的基本功,指挥官战役级规划实施能力和指挥能力明显削弱。这种无组织、不负责任的退缩更像是小孩子的游戏。从阿富汗撤军已经成为西方军事史上最大的自取其辱。
 
地缘战略崩溃。
 
第三,千年帝国公墓:美国地缘政治的崩溃。
 
从小布什就雄心勃勃的大中东计划,意味着美国作为最大的海上霸权国家,致力于整合全球中原战场,即大中东和世界岛心中亚。
 
因此,2001年和2003年,美国联合盟友,以“反恐战争”为名,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旨在“争夺中原”,勇敢地跳进了阿富汗千年帝国的墓地。
 
 
然而,意愿和能力是两回事。
 
阿富汗是一个内陆国家,以其山地、高原和沙漠地理而闻名。历史上很多帝国都在这里丢了财运,这里也不是美国海上霸权的合适战场。
 
就美国而言,阿富汗周边没有可靠的盟友,进出阿富汗必须经过其他国家的领土或领空。政治和经济成本高得惊人,意味着成本收益损失比不匹配,及时止损是上策。美国用了20年才认识到这个道理,然后毅然退出世界内陆中心,再次回到海上霸权的老路。
 
简单来说,美国作为一个海上霸权国家,进入了世界的心脏,却又被打了出去。这种进入和退出注定是地缘战略失败,无法回到海上霸权的原型。这种失败和震惊将是历史性的,甚至重复千年帝国公墓的诅咒。
 
 
 
首先,美国的战争士气和军事能力开始恶化,这意味着进攻势头下降。从阿富汗战争的疲态来看,美国在未来战争中保持海空优势的前提下,以大规模、高强度、长时间的攻击能力入侵欧亚大陆500公里是相当困难甚至不可能的。
 
再者,战败国为什么要勇敢地说话?阿富汗战争的政治惨败必然影响美国和平政治的实施,导致美国现在推行的“印太战略”失去地缘政治说服力。
 
人们会问:既然美国连阿富汗这样的弱国都帮不上,未来靠什么打赢对欧亚大陆大国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