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9-06 10:17 的文章

与网络名人“反诈骗警官老陈”对话:我的目标是

“我的目标是‘全民反诈,天下无诈’。”
 
“你下载过国家反诈骗中心APP吗?”近日,“反诈警官老陈”身着警服,正气凛然,现身短视频平台各大直播间进行PK,向“西昌玉华天”“孙悟空”“女装大佬”发出“灵魂拷问”。
 
当所有人都带着愚蠢、惊讶和恐惧的表情表明自己没有违法时,老陈向所有人推广了国家反诈骗中心app。接下来的几天,“老陈警官”爆红网络,短视频平台上的粉丝从一千多万增加到近360万。
 
为什么这波反诈骗宣传迅速走红?当“网红警官”是什么感觉?5月5日,Zhongxin.com接受了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反诈骗民警“老陈警官”——陈国平的专访。
 
 
 
来源:视频截图
 
43岁的陈国平说,他在生活中实际上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但是用他的“心”说话可以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北京:你从事反诈骗宣传多久了?
 
陈国平:我们的反诈骗中心是2017年为了适应新环境而成立的,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从事反诈骗工作的。2018年进行反诈骗宣传,直播大概在2020年9月3日开始。
 
北京:很少看到警察直播。是什么激励你这样宣传?
 
陈国平:一开始,我们看到人们走向了自媒体,我们采用了一种新的自媒体反欺诈宣传,也就是一种新型的网络犯罪。2018年,我们剪辑、导演、表演,改编成一部有真实案例的影视剧。
 
不过,毕竟拍短剧有一定的局限性,需要资金和时间。我们不专业,利用业余时间,拍一部电影可能要一个月或者几个月。很多人问你跟不上这个更新太慢了,大家都特别着急。
 
我也很担心。去年9月政务号有直播功能,我们基本上是第一批进来的。
 
相比之下,直播时间非常方便,直播间人数庞大,传播范围也扩大了。过去这种传播可能是到某个城市的某个小区,现在却是面向全国。另外,直播有很大的优势。直播可以和人民群众面对面接触,缩短我们警民之间的距离,非常接地气。
 
众信。com:为什么会想到“PK”直播?
 
陈国平:直播有瓶颈。因为我们总是说大家习惯了,粉丝数量就会下降,所以我在想怎么增加粉丝数量。
 
北京:这个时候有多少粉丝?
 
陈国平:当时大约是1000英镑。
 
看到一个搞笑主播,他进来说:“我是家教。你是什么主播?其实他一点都不像导师,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对比。我能说我是反诈骗主播吗,你是什么主播?
 
第一个PK对象是一个打扮成女人的主播,效果还可以,但是不太好。第二次,我进了“工厂花”的客厅。那天回来后,我录了一个屏幕。后来我发出去的时候,视频爆炸了。
 
同时平台发现了效果,他们当天安排了一场直播,不是刻意安排的。PK的人是随机抽取的,但可能给了一定的流量。大家看了视频都觉得很有意思,来了这么多人,直播“爆炸”了。第二天,Tik Tok和阿尤托又快来了,直播持续了六个多小时。
 
 
 
来源:视频截图
 
北京:6小时是什么概念?直播是你的正式工作吗?
 
陈国平:直播通常持续3个小时。
 
我们的直播没有固定的时间。我是一名处理案件的基层警察。我的主要工作是破案。工作时间我正常上班,因为电信诈骗一般不在本地。以前我一年365天,要在外面旅游200多天。
 
和直播一样,是宣传工作,下班回家在业余时间进行。做任务和工作会很累,但做感情和爱好之类的事情会很开心很轻松。
 
北京:一开始会有人质疑你的警察身份吗?
 
陈国平:当然。人们会怀疑他们的身份,但他们不能假装。不管我们是什么身份,你觉得我们做的事情对普通人特别好吗?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考虑到了一定的风险,因为直播不像录播,可能会有错报,但是新的网络犯罪正在发生变化,所以我们不能落后挨打,一定要跟上,与时俱进。我们的公务员应该有责任感和责任感。不能说有风险,就不做了。
 
 
 
陈国平正在开展反诈骗宣传工作。照片免费。
 
北京:你还会遇到什么困难?
 
陈国平:我不会说困难,但事实上,我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也不太喜欢说话。我当兵十几年了,成长的环境比较严峻。
 
但是,我从工作中总结了很多语言,可能不是从书本上看到的,而是从我们的内心。我的语言,正如大家所说,是一片“土壤”。“土”可以和普通人交谈,被他们理解,被接地。
 
拍一个短剧,朋友也跟我说,用心演吧,你自己演角色。所以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众信。com:通过直播有什么直接影响?
 
陈国平:宣传是无形的。不像严打,案件数量就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很多人看了我们的宣传,了解到了一些诈骗方法。他们会告诉我们我没有被骗。我知道这个。我是从陈先生的直播间得知的。
 
直播间有几千人,肯定有几个人会通过我们的宣传,避免被忽悠的风险。
 
中新网:目前《警官老陈》的粉丝数已经达到了近360万。在你的意料之中吗?
 
陈国平:我们没想到粉丝会激增。
 
事实上,我们正在一步一步地做。我的印象是,传统的宣传有局限性,不能带在脑子里。比如我们在街上给你发传单,我们把街上的喇叭放大,大家可能都很忙,不想看。但是直播的宣传特别新颖,是一种互动,能抓住你的心,大家都会觉得好玩。
 
 
 
在陈国平燕山大学开展反电信诈骗知识宣传。图片提供
 
北京:有人叫你“网红警察”。你觉得这个标题怎么样?
 
陈国平:不管是网络名人还是普通人,我都是穿上马甲,脱下马甲。红的是我,不红的是我。我必须继续做下去。这里没有区别。
 
我们应该思考的是,我们应该做这件事吗?如果你大胆去做。认知是我自己的认知,我的认知把我当成我自己。
 
北京:你的反诈骗宣传目标是什么?
 
陈国平:我的目标是“全民反诈,天下无诈”。我们要改善防范环境,通过宣传让更多的人知道,让更多的人宣传,让大家都知道防骗知识,知道如何防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