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9-06 10:15 的文章

太精彩了!“整个西方世界一边骂中国,一边向

9月4日《今日俄罗斯》网站文章,原标题:疫苗护照的虚伪——英国如何一边模仿中国一边批评中国。像其他一些西方国家一样,英国模仿中国的(抗疫)二维码措施,但同时又从道德制高点批评中国。这是最虚伪的行为。妖魔化中国,照搬他们眼中的中国“坏做法”。在过去的18个月里,西方权力精英一直在打着抗击疫情的幌子做这些事情。
 
“中国疫情防控二维码属于监控”,这是去年5月英国《金融时报》一篇文章的标题。根据作者的说法,“中国政府已经引入了健康规范……来控制人们的行为”。2021年3月,法新社的一篇文章称,“现在这是中国不可避免的仪式...当你进入居民楼或公园,乘坐飞机、火车、出租车,或只想回家时,最好确保手机有电”。听起来很可怕,不是吗?但是看看今天整个西方世界。
 
在法国,“健康通行证”(手机扫描二维码显示已接种疫苗)自8月起生效,进入咖啡馆、百货公司、火车站等各种公共场所时必须出示。北京和巴黎有什么不同?塞浦路斯和中国、以色列和中国、爱尔兰和中国、纽约和中国没有区别。在英格兰和苏格兰,我们被告知“疫苗护照”将于本月底推出,以限制进入夜总会和大型活动。这些“护照”可以扩展到其他地方,而不是临时的。
 
2020年之前,如果我们认为西方会照搬中国的做法,走上这条数字控制之路,肯定会激起民愤——“我们是西方,代表自由!”然而,那些在2019年会这么说的人,现在不仅淡化了“疫苗护照”的影响,还大力宣传这是一件好事。英国外交大臣拉布一直在批评中国,指责北京侵犯人权。但他也表示,英国商店和餐馆可能会采用“疫苗护照”。如果你看看所有的英国机构,包括媒体,都是一样的:一边大声批评中国的做法,一边支持限制那些“未接种疫苗的人”。
 
恨中国,向中国学习。如何解释这种认知矛盾?西方精英及其媒体速记员希望在自己的国家复制中国的做法——至少是二维码部分,同时反对北京在国际事务中的角色。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与俄罗斯的友谊、与伊朗的战略伙伴关系……这些都解释了为什么西方精英想要把自己的国家变成中国的翻版,但与此同时,他们一有机会就肆意批评北京,表现出19世纪对中国的道德优越感。不难发现,西方越是喜欢中国,其反华言论就越多。虚伪?简直令人发指。
 
(作者尼尔·克拉克,乔衡译)
 
延伸阅读
 
欧洲议会通过涉台报道,美国媒体称“北京着急”,中方回应。
 
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办公室利奥波德大厦的浴室似乎又没纸了。
 
1月1日,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通过了不具约束力的报告和修正案草案,建议将“欧洲经济贸易办事处”更名为“欧盟驻台湾省办事处”,欧盟和台湾省当局对所谓“双边投资协定”进行影响评估。
 
负责这份报告的瑞典欧洲议员魏莫斯说,欧洲议会历史上第一份关于“欧台”关系的报告发出了一个信息,即欧盟“必须”加强与台湾省的关系。
 
 
 
该草案随后将提交欧洲议会全体会议表决。对此,美国媒体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表示“北京着急了”。
 
因为通过的决议没有约束力,还经常和欧盟的另一个常设机构欧盟理事会玩坏警察和好警察的游戏,中国网友开玩笑说,欧洲议会就是“卫生纸厂”,它通过的决议就是“卫生纸”。
 
一个
 
作为整个欧盟反华势力的集散地,欧洲议会此前通过了多项对台湾省、新疆、香港不具约束力的决议。仅在台湾省问题上,欧洲议会就在今年年初一天内接连通过了“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互联互通与欧亚关系”三项决议,充分展现了705名议员迫切的日常生理需求。
 
有中国网友调侃称,欧洲正面临由三角洲紧张局势和阿富汗难民压力引发的新一轮疫情,欧洲议会仍不忘为两岸统一大业担忧,不断通过决议和决议将“台独”势力推向死亡。真的是“用心良苦”。
 
这份新通过的“EU-台湾省政治关系与合作”报告草案也可见一斑。它错误地声称“欧盟和台湾省是有着相似想法的伙伴”,“拥有自由、民主、人权和法治的共同价值观”。“中国对台湾省当前局势和印太地区和平稳定构成严重威胁”,“建议欧盟委员会采取行动”,并“加强与台湾省的官方交流,包括最高级别的交流”,呼吁“欧盟委员会在今年年底前与台湾省当局就双边投资协定进行影响评估,为与台湾省当局谈判双边投资协定做好准备”。
 
 
 
此外,欧洲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也通过了对报告的修正,建议将“欧洲经济贸易办事处”的名称更名为“欧盟驻台湾省办事处”。
 
外交事务委员会还主张,“台湾省”作为观察员有意义地参与国际组织的会议、机制和活动,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民用航空组织。
 
有欧洲学者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对此进行了分析,称欧盟一些小国的反对党现在越来越试图煽动欧盟的地区政策。与德、法、意相比,这些小国与中国大陆的贸易额很少,也没有获得多少直接投资。他们有更强烈的冲动在国内宣传民主以赢得选票,欧洲议会给了他们更大的舞台。这位学者称这种现象为“捷克模式”。
 
如果这位欧洲学者口中真的存在薄利多销的现象,他所表现出来的西方中心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会让人觉得更加可笑。例如,在决议通过后的新闻稿中,议员呼吁“欧盟采取更多措施解决台海紧张局势,以保障台湾省的民主及其作为欧盟重要伙伴的地位,两岸关系的任何变化都不得违背台湾省人民的意愿。欧洲议员提醒人们注意欧洲繁荣和亚洲安全之间的直接联系,以及冲突对欧洲的影响”。
 
 
 
如此平凡,却又如此自信,谁给的勇气?
 
对此,中国驻欧盟使团表示强烈反对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当天通过的“EU-台湾省政治关系与合作”报告,认为该报告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
 
这位发言人说,尽管大陆劝阻,欧洲议会外交委员会还是发表了一份关于所谓“EU-台湾省政治关系与合作”的报告,公开鼓吹促进EU-台湾关系。相关内容远远超出了欧盟及其成员国对台湾非官方经贸合作和文化交流的范围,严重违背了一个中国原则,损害了中欧互信与合作。
 
 
 
发言人说,台湾省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中欧建交和发展双边关系的政治基础。在中国和欧盟发布的各种文件和声明中,欧方重申了一个中国原则。欧洲联盟的话必须称为国际规则,欧洲议会作为欧洲联盟的重要机构之一,应该遵守自己的承诺,在实际行动中坚持和执行这些承诺。
 
发言人表示:“我们敦促欧洲议会有关委员会和议员认识到台湾省问题的高度敏感性,立即纠正错误言行,为维护中欧关系政治基础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
 
2
 
作为欧洲联盟的三大机构之一,欧洲议会是欧洲联盟事实上的两院制立法机构的下院。然而,与普通的西方议会相比,欧洲议会的职能要少得多,在欧盟人民中也不太受欢迎。其选举机制给了一些小反对党争取席位的机会,在人权等问题上,干涉别国内政也成为欧洲议会扩大存在感的主要手段。
 
欧洲议会明确表示,其主要职能包括在欧盟以外捍卫人权。“欧洲议会议员经常单独和一致地就非欧盟国家的人权问题发表意见。由于这些权利被认为是普遍的,无论侵权行为发生在千里之外的缅甸还是与欧盟接壤的白俄罗斯,欧洲议会的反应都是一样的。
 
欧洲议会明确表示,欧洲议员应“捍卫全球民主制度”,向世界派遣观察员“观察选举、调解冲突、支持新成立的议会”。
 
 
 
毫无疑问,在殖民主义成为过街老鼠,欧洲老牌帝国主义国家无力维持大规模的对外干预和殖民他国的巨大代价后,捍卫“民主和人权”成为他们对外干预和控制第三世界国家的“枪炮和牧师”。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告诉《补刀一刀》。现在,欧洲议会想把涉台问题当作一种“常规操作”,就像他们经常在涉港涉疆问题上发表所谓声明,只是为了表达立场。
 
从近一两年的趋势来看,欧洲议会把自己打扮成“欧洲民意代表”,是为了要求欧盟委员会跟进一些敏感问题,或者有所回应。不排除欧洲议会在通过本报告修正案后,要求欧盟委员会采取进一步措施,或要求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尔前往欧洲议会询问,向欧盟委员会施压。当然,欧盟委员会也可能会做出书面回应。
 
崔健认为,本次报告的修改尚未产生任何影响。从此前的表态来看,欧盟对立陶宛存在偏见,即在这个问题上玩弄文字游戏,刻意淡化和回避Cubic以“台湾省”名义设立涉台机构搞“一中一台”、挑战“一中原则”的实质。一些欧洲人想测试“一个中国原则”和中欧关系的相关性,一方面看我们的态度,另一方面看欧盟委员会的态度。
 
现在,关键看立陶宛是否会同意民进党当局在今年9月或10月在其首都设立“台湾代表处”,试图利用台湾省刺激中国大陆,向拜登政府提交“提名表”。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我们不能排除其他欧洲国家也急于效仿。
 
 
 
欧洲议会想重新定义“一个中国原则”,企图掏空我们制定的“一个中国原则”。接下来,美国国会可能会效仿欧洲议会。
 
崔健认为,台湾省当局过去对欧洲打出了“三张牌”:
 
第一张是“伤心卡”,显示他被大陆挡在世卫组织门外,使得他疫情防控不到位,没有疫苗。
 
二是“民主牌”。民进党当局拼命强调自己是“民主派”,希望展示自己与美欧的相似之处。如果他们被大陆压制,民主世界将被压制和羞辱。
 
第三张牌是“安全威胁牌”,表明大陆想要“军事统一”台湾省,这很快就会发生,而且概率很大。他们对美国和欧洲说,如果你不帮助香港,那么台湾省就不能再被放弃了。
 
崔洪建认为,这三张牌是一种情感的递进,也影响了一些欧洲舆论。反过来又被反华势力利用,现在形成合力,体现在政治层面。
 
 
中国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来对抗欧洲议会?
 
崔健认为,首先要通过严正警告来澄清我们的立场。其次,要发出多重声音,让欧洲人看到大陆人和一些赞成统一的台湾省人的态度。
 
最后,要牢牢把握我们对“一个中国原则”的定义,明确什么是不可触碰的,划清界限。以前中国和欧洲可能更依赖默契,现在是时候用文字说清楚了,明确哪些是不能碰的。同时,我们需要更多的接触和会谈,面对面地解决一些问题。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硕告诉《不易道》记者,最近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也提出了一件事,就是建议欧盟国家在公共采购中排斥中国企业,这是相当不好的。但其性质与涉台问题完全不同。我们应该对欧洲议会在涉台问题上的指责做出有力回应,并适时予以反击。
 
首先,欧洲议会是一个提议,一个挑衅性的坏主意。然而,如果不实施,这将是一个浪费的想法。因此,我们应该看到欧盟委员会拥有行政权力。虽然我们无法阻止这样的事情被欧洲议会通过,但我们必须向欧盟委员会明确声明,这是不可接受的,如果真的这样做了,那绝对是不可接受的。
 
第二,做好欧盟成员国的工作。就像我们对立陶宛的反击一样,我们警告说,如果失败,我们将撤回大使。因为经贸问题或分歧和纠纷可以通过双方协商解决。然而,主权问题不能讨论,我们必须划出一条明确的红线。
 
 
 
我们应该告诉欧盟国家,我们不能接受这一政策。一个中国原则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不能谈。我们始终尊重欧盟国家的主权,反过来,欧盟国家也应该尊重中国的主权。
 
另一位研究欧洲问题的专家告诉《补刀》,欧洲议会中的一些人可能会受到制裁。欧洲议会现在正在影响欧洲政治气氛的变化。他们对价值观、人权和民主问题非常热心。现在他们把重点放在一个中国原则上,但这个问题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们可以先警告这些人,如果我们反复挑衅,就应该惩罚领导者,起到威慑作用。目前,一些欧洲国家也对美国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在拜登政府在阿富汗倒台之后。欧洲议会中的这些人是“大西洋派系”,他们的最终目的是继续与美国合作遏制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