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9-06 10:13 的文章

应协助定制“专属飞机”

一个小时筹集230多万元。
 
据北京日报报道,9月1日,韩国男团BTS成员朴姬敏的中国粉丝支持俱乐部百度Park姬敏吧@ Park姬敏姬敏_JMC宣布,为庆祝偶像生日,他们与济州航空合作的“定制专属飞机”已经上线,整个机身、客舱甚至飞行所需的机票都是为朴姬敏独家定制的,将持续3个月,这只是生日援助的一部分。
 
据了解,为了支持偶像最好的生日,中国粉丝在姬敏公园从今年4月开始筹款。百度公园姬敏吧三分钟募资超过100万元,一小时募资230万元。
 
 
 
 
 
百度朴姬敏表示,今年10月13日,朴姬敏生日,《纽约时报》和《泰晤士报》将同步发布朴姬敏的广告,其中《纽约时报》为整版彩色广告。这一事件随后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百度公园姬敏吧《纽约时报》广告预览。
 
很多网友表示,这种趋势不应该提倡,尤其是对于还没有经济独立的粉丝。
 
 
 
支持俱乐部账户被禁60天。
 
9月5日,@微博管理员发布消息称,账号@ Park姬敏姬敏_JMC已被封禁60天,相关非法博文已被清理。
 
通知显示,自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以来,微博平台按要求进行了相关治理,并多次发布公告,倡导理性偶像化,规范社区秩序。
 
据网友反映,今年4月,某账号在其他平台违规发起“定制飞机”的筹款活动。最近微博上发了一个展示活动结果的宣传博客,里面有诱导比较的内容,定位严重错误。
 
该站及时处置账号@公园姬敏姬敏_ JMC 60天,并清理相关违规博文。微博坚决反对这种非理性的偶像化行为,会严肃处理。
 
 
 
成千上万的奢侈品被送到韩星的门口。
 
“饭圈”的混乱由来已久。
 
今年3月,中国粉丝送给韩国歌手丽莎、金智秀、朴彩英等。他们的生日,还有数百万的奢侈品被直接送到了公司门口。
 
 
 
 
 
 
 
 
 
《逆风》
 
这个韩星后援会的行为之所以被称为“顶风作案”,全是因为这是国家采取措施整顿“饭圈”后,粉丝们创造的一个令人咋舌的“莫蛾”。
 
今年8月,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桓范”乱象治理的通知》,明确提到“规范集资行为”。及时发现并清理各类非法集资信息;对问题集中、责任较弱、诱导未成年人参与集资的网站平台,依法依规处置处罚;继续调查和处置提供投票和筹款的海外网站”。
 
中央网信办在官方微信平台上发布文章称,决定从6月15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整顿清浪‘桓范’乱象”专项行动。文章中明确表示,本次专项行动将针对网络“饭圈”存在的突出问题,聚焦明星榜、热点话题、粉丝社区、互动评论等关键环节。,全面清理“饭圈”粉丝互撕谩骂、拖拖拉拉引战、挑起对立、侮辱诽谤、造谣攻击、恶意营销等各类有害信息。同时,文章中写道,此次专项行动重点关注的“饭圈”乱象是“诱导未成年人申请救助、募集资金、花大钱、投名单等”。
 
从以上行为,可以看出整顿“桓范”乱象的决心。在这个节骨眼上,中国球迷支持协会在姬敏公园的行为,韩星当然会遭到网友的暴风骤雨般的批评。
 
 
 
饭圈有多“内卷”?
 
8月31日,选秀出道的歌手KUN的工作室就专辑预售纠纷发来道歉信,称未能提前以显著方式履行提醒所有歌曲上线时间的义务,并就此向消费者道歉。
 
此前,4月13日,KUN发行了专辑《范》,上线不到两个小时销量就突破了5000万。但截至8月29日,专辑11首歌曲中仅有5首发行,销量超过8400万的《未来专辑》也没有任何歌曲发行计划。
 
近年来,围绕明星的打榜和作品的销量排名,产生了粉丝非法集资刷榜、冲销量等各种乱象。
 
“世界苦榜的数据已经很久了,偶像化原本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像数据一样的强迫性KPI任务让偶像化失去了原本的意义。”一位13岁的资深粉丝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取消名单等乱象管理表示强烈支持。"让偶像化回归其初衷."
 
百万“搬家”费。
近年来,微博逐渐成为以明星为核心的粉丝圈聚集地,粉丝为偶像刷数据提升商业价值。微博线下势力榜曾经是“氪金”的大粉丝,只是为了在不同榜单之间推广,粉丝甚至一度“氪金”。
 
“感动”,一个来自日常生活的词,在粉圈里有着特殊的含义,指的是一个艺人的名字从微博明星三力榜中的提升,比如从后起之秀的榜单中移到内陆明星的榜单中。
而且费这么大劲有什么意义?即使牺牲几千万,你能得到什么?
 
某明星后援会会长肖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只是虚拟数据。我不认为这两份名单能代表什么,但这是面子问题。尤其是多人竞争的时候,搬家无疑是一场长期的算计、组织、动员的战争。”
 
榜单排名由阅读量、互动值、社会影响力、好感值四个指标决定。其中,崇拜价值是通过粉丝给偶像送花来完成的。除了给粉丝送花,品牌还会以“送花”的形式促进粉丝消费,销售与一定的任务挂钩。2018年7月,在艾凡与昊“动武”期间,化妆品品牌伊丽莎白(以下简称)推出3款产品,售价199-559元,承诺送9999朵鲜花,销量过万。
 
整个月,林严俊的崇拜值是630万,贾斯汀的崇拜值是646万。官方支持俱乐部表示,此举总支出达314万。
 
有业内人士表示,负责数据的数据组已经基本成为了与支持俱乐部同级别的组织,甚至更强,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内卷化的逻辑。数据把粉丝逼上了高墙,偶像和粉丝都很累,被数据要求往前推,只有平台赢。作为知情人,数据也很难长期介入。
 
 
 
 
重建底层,流量结束。
 
8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税务总局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公布了对艺术家郑爽偷税漏税案的处罚,对其合计罚款2.99亿元。
 
郑爽偷税案只是一个楔子,勾勒出了流量时代娱乐产业的无序发展。
 
流量的到来与长视频平台的崛起息息相关。一位知名导演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14年广电总局出台“一剧两星”政策,由之前的四家卫视播出,频道减半。这也意味着售价减半。
 
这期间,在长视频窗口的时候,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入市场。不缺钱的线上行业逐渐成为影视剧的最大买家。
 
财务报告显示,从2018年到2020年,仅爱奇艺每年在内容上的投入就超过200亿元。这家公司花钱一向比较保守。
 
互联网相信大数据,流量成为选择的基准。有粉丝做数据的“顶流”艺人成为项目的压舱石,获得非凡的议价能力。流程从工业端开始。
 
资本的涌入极大地推动了这一进程。
 
政策之下,中国娱乐圈迎来了爆炸性的一年。2014年,北京旅游通过增发引入了生命人寿、西藏金宝等9家特定投资者,募集资金33.15亿元,其中25.3亿元用于收购世纪伙伴、浙江星河、拉萨向群100%股权,进入影视行业。前述发行后,北京旅游第一大股东由中国华力控股变更为人寿保险。
 
这就是北京文化著名的前身。多年后,该公司赢得了郑爽奖,却伤害了自己。
 
次年,文投控股上市濒临退市的松辽汽车,文资控股成为控股股东,耀来文化成为第二大股东,君联嘉瑞成为第三大股东。上市后,非公开募集资金达到近40亿元。
 
耀来文化的真正控制者是邵,他是的铁杆支持者。2016年6月,耀来影视与吴亦凡附属公司香港星瑞文化达成委托协议。吴亦凡在中国大陆的广告、电影等演艺事务将由耀莱影视全权代理和全面负责,肩负起维护由此衍生的各类艺人合法权益的责任。
 
2015年,北京文化股价攀升至42.71元的高点。2016年,文投控股股价攀升至26.62元的高点。
 
红火的艺人成了上市公司炒作的对象。2017年12月,文投控股在重组简报中强调,吴亦凡是文投控股旗下签约艺人。资本加剧了对顶尖艺术家的依赖。
 
在视频网站创造的流量为王、利用资本炒作的产业模式下,流量艺人获得巨大的利润和话语权,周而复始,最终酿成大祸。
 
2021年8月27日,北京文化(st北文)收于4.38元;文投控股收于3.51元。
 
重塑
这一政策显然指向打破流量艺人赖以生存的网络环境。
 
8月27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桓范”乱象治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其中,名人艺术家名单应该取消。取消名人艺人个人或组合的所有名单,严禁在线添加或伪装个人名单及相关产品或功能。只有音乐作品、影视作品等。可以保留,但不能出现名人艺人姓名等个人标识。
 
同时,优化调整排名规则。在音乐作品、影视作品等的排名中。,减少了签到、好评、评论等指标的权重,增加了工作导向、专业评价等指标的权重。不得设置诱导粉丝玩榜的相关功能,不得设置付费签到功能,或通过充值会员增加签到次数,引导粉丝更加关注文化产品质量,降低偶像化的流行。
 
此外,严格控制明星经纪公司。强化网站平台对明星经纪公司(工作室)线上行为的管理责任,制定相关线上操作规范,对账号注册认证、内容发布、商业推广、危机公关、粉丝管理等线上行为做出明确规定。强化明星经纪公司(工作室)对粉丝群体的引导责任,采取限流、禁言、关闭明星及其经纪公司(工作室)、粉丝群体导致粉丝互撕等措施,甚至取消相关明星的各类信息发布。
 
中央网办在《通知》中还强调,要规范粉丝群账号,严格禁止互撕信息呈现,清理违规群发版块,不得诱导粉丝消费,加强节目设置管理,严格控制未成年人参与,规范集资帮扶行为。
 
在这一轮治理中,严重依赖娱乐流量的微博受到的影响最大。此外,对于视频网站来说,如何将综艺节目和剧集销售给广告商也成为了关键。网站选择流量驱动模式的根本原因是说服广告主投放。
 
但视频网站已经在转型。以爱奇艺为例。会员制成了它最大的收入来源,这是给C的生意。财务报告显示,第二季度,爱奇艺营收为76.08亿元,同比增长3%;净亏损13.79亿元,去年同期为14.38亿元。其中,会员收入39.93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网络广告服务收入18.25亿元,同比增长15%。
 
视频网站也在推广与影视公司的共享模式,以降低项目风险。对于影视公司来说,意味着对项目组织和营销模式的颠覆。
 
整个行业需要从崩溃中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