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9-01 18:00 的文章

郎平已经成了过去式。中国女排将何去何从?

中国女排在里约奥运会夺冠后,郎平(右)与队员们拥抱庆祝。资料图/新华社中国女排在里约奥运会夺冠后,郎平(右)与队员们拥抱庆祝。简介图/新华社
 
9月1日,郎平宣布辞去中国女排主教练一职。
 
这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每个人都有心理准备。但由于中国排协官网转载了一篇题为《中国女排为何输给日本》的文章,以及中国排协对这篇文章的解释,郎此时的官宣值得特别关注。
 
中国女排协会转载的这篇文章相当全面,从多个方面分析了中国女排战胜东京的原因。看完全文,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篇针对郎平的批判性文章,因为文章后半部分重点批判了中国女排的大国家队模式和强调互联网的思想——这两个方面是郎平第二次接手中国女排后的主要变化。
 
当然,中国女排可以批评,也需要批评。尤其是中国人对中国女排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在赞美中冷静思考更是难能可贵。不过,对中国女排略知一二的球迷应该都知道,郎平的这两大变化(即大而大的国家队模式)争论已久,并不被一些人所接受。这种争议从郎平第二次接管中国女排一直存在到里约奥运会之前,但因为里约奥运会最终夺冠,不同的声音被暂时隐藏。
 
直到中国女排战胜东京,它终于来了。
 
我钦佩这篇文章的作者。毕竟我90多岁了还在担心中国女排,这本身就是一种深深的爱。此外,我也同意文章中的许多内容。例如,中国女排缺乏小球能力,这是相当明显的。其实我们的欧美对手在快球、背飞、吊球等很多方面都比我们强,这是我们擅长的。但是,我们要明白,承认自己在小球技术上的不足,并不意味着做大的方式是错误的。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非黑即白的东西。事实上,我们可以从我们的欧美对手身上看到,折衷主义才是王道。
 
至于大国家队模式,我认为中国女排这几年在郎平执教的成绩足以说明问题。不能因为球队的主体框架相对固定,就觉得没有必要打造一支大的国家队。况且在联赛数量和质量有限的情况下,大国家队模式不正是能够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更高水平的比赛,积累更多的国际比赛经验吗?
 
中国代表协会的解释指出,对文章的批评不是代表协会的意见,也不代表代表协会的意见。“你不能以一场失利否定郎平教练做出的巨大贡献。”我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女排现在已经进入后郎平时代。作为理事机构,中国女排协会应该认真考虑中国女排的下一步发展方向。最重要的是中国女排新任主教练会用谁。不管我用谁,都希望新教练是一个有自己体系,有独立思考的教练。
 
郎平成为中国女排前任主教练,但她为中国女排留下了正确的方向,那些宝贵的财富不应该被全盘否定。
 
多年来,日本女排一直擅长小球技术。即使在竹下佳江退役之后,她们也一直保持着这种风格,但是直到今天,她们在世界女排界的地位和实力都没有太大的提升。中国女排本身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即使我们需要在强调线上的基础上找到小球的优势,再多此一举也是绝对不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