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10-13 18:17 的文章

网上名人交税622万,打工人哭了:顶流主播早就有

又一网络名人翻车!这是网上名人纳税的首例,涉税金额比较大。
 
近日,郑州市金水区税务局利用大数据从信息系统中自动提取数据,向一名网红追缴税款662.44万元,其中滞纳金27.78万元。截至目前,纳税人已分15期结清税款。
 
半个月前,歌手雷寒的“前经纪人”公开举报他逃税,声称涉案金额达数千万。时代财经发现,随着电商直播行业的发展,线上名人主播已经获得了可观的利润,这已经吸引了一批明星,甚至中小主播都能在空中拿到“肉”。
 
年收入1000万元,工资比不上销售额。
 
622万的纳税金额击中了很多“打工人”的痛点。“光税收就有600多万,那么收入是多少?”带着同样的疑问,网友们悄悄算了一笔账:如果税是45%,收入大概是1500万;如果按照意外收入的20%计算,接近3300万。
 
网络名人主播长期成为高收入群体并不新鲜,尤其是2020年电商直播将迎来井喷期,很多生活在聚光灯下的明星都会“转行”赚钱。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至少会有20位明星开个人直播房。
 
在电商直播的江湖中,具有线上名人属性的主播收入大多由坑费和佣金组成,这两个因素都与主播的带货能力密切相关。漂亮的销量代表了直播间的高转化率,也会提高主播的话语权。面对高额的坑费和高额的佣金,逐渐下降的薪酬不再香。
 
去年双十一预售首日,直播间行业登上金字塔顶端的维雅和李佳琪,分别创下35.21亿元和33.27亿元的销售神话。今年5月,新财富发布了2021年新财富500强富豪榜,维雅家族以90亿元的财富值成功上榜,与饥饿的张和老干妈陶并列。
 
在MCN商人惠子看来,网络名人主播可能是最容易实现财富自由的群体。她公司头部美女在网络名人直播中的坑位费为1万元,佣金从20%开始。说到美容产品,佣金会达到40%。一场线上名人直播至少安排30个链接,仅坑费就拿走30万。
 
而且,在与MCN机构和平台的博弈中,头部主播属于强势方。“有主播一晚上就能拿到几十万的奖励,大头基本都归主播所有。有些主播可以拿到80%的利润。大多数情况下,机构和主播的分配比例是40: 60。”直播平台主播的经纪人满婷告诉时代财经。
 
小主播也可以分到“肉”,一天进一千块也不是梦。
 
根据2020年直播TOP50榜单,维雅和李佳琪主播分别带货386.88亿元和252.43亿元,Aauto Quicker主播猫姐排名第十,销售额26.51亿元,比第一位维雅主播少了近360亿元。从主播带货能力来看,电商直播行业马太效应明显,头部主播和腰部主播带货能力差距较大,更不用说消失在榜单中的小主播了。
 
即便如此,底层主播也不差钱,还能享受到比普通上班族更高的薪水。根据BOSS直聘2020直播的薪资数据,带货主播平均月薪为11220元,接近北京、上海等超一线城市的薪资水平。
 
“现在的主播太好了,赚不到钱。”为了清理上一季度的服装库存,摊主屠爸不得不寻求主播的帮助,代价是原本50元的短裤被降到了28元,利润率只有个位数。"所有的钱都是主播赚的。"爸爸对时代财经叹了口气。
 
亚南曾与杭州一家MCN机构负责人签订合同。据她介绍,那些小主播和辅助广播员的收入构成一般分为时薪、提成和日薪计算。根据招聘网站Lagou的数据。com,去年全年,在疫情和市场发展的双向刺激下,MCN行业异军突起,招聘需求逆势增长138%。
 
延安已经摸清了杭州主播收入的市场情况。“如果只看时薪,熟练的主播一般是150元-500元。如果是头部主播直播间的常驻主播,时薪可以达到1500元。”亚楠的直播一般5个小时,只休息4天,所以一个月至少能赚2万元。
 
对于刚入行的主播来说,他们的发家之道有着清晰可见的轨迹:一是在大主播的直播间里作为主播蛰伏了几年,然后就可以自立门户,直到积累了粉丝基础。“看起来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个过程非常艰难。概率就像是从几千名学员混到顶流,大部分都充当炮灰。即使是在圈子里出名的网络名人,也需要被品牌看到,公司愿意省钱,愿意捧人。”亚楠告诉时代财经。
 
在线名人在社交平台上拥有粉丝群,每个月都会有额外的品牌推广收入。“网络小名人发布别人写的推广博客,可以获得1000元左右的收益。”惠子补充道。
 
但相比已经聚集口碑和人气的大主播,中小主播的流动性大,延安很难混公司的小主播。总是有一批批年轻的面孔进进出出。这是一个靠体力吃饭的生意。主播们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在手机摄像头前换取流量。“收入是很多主播最大的因素。很多主播年轻五六年就能在城里买房。还不算太坏。”
 
被曝第一案后,网络名人会集体翻车吗?
 
郑州提供了第一个网上名人缴纳公共税的案例,这只是冰山一角。今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税务总局公开披露,浙江、广西等地税务机关正在依法对两家主要从事电商、直播带货的网络主播及相关企业进行检查。经查,两位主播均涉嫌违规,将个人收入转为营业收入、虚假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导致税款数额较大。
 
2020年电商直播行业就像一列快速行驶的列车。毕马威和阿里研究院发布的迈向万亿市场的直播电商显示,今年直播电商整体规模有望突破万亿元,2021年将翻倍至2万亿元。
 
随着电商直播的发展,大量员工纷纷涌入。由于业务形式、盈利模式、交易和经济关系的“创新性”和复杂性(例如涉及平台奖励和第三方品牌合作),对税收监管和税收征管提出了极大的考验。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10月13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绝大多数高收入主播都要缴纳45%的个人所得税,正是这种高税率激发了主播避税甚至逃税的动机。比如通过各种阴阳合同改变收入性质,利用他人银行账户分散收入等。或者通过建立个人工作室和公司来避税。”
 
第一个曝光的案例可以作为例子吗?据第一财经消息,此后,各地税务部门针对网络名人明星展开了一轮税务检查。据多位财税专家分析,今年年底前会有一波明星网红补税。
 
9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加强娱乐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的通知》强调,严格娱乐行业各主体税收管理,除名人艺人外,重点是网络主播。指出要定期对名人艺人、网络主播进行“双随机一公开”税务检查,对娱乐领域偷税漏税典型案例的查处要依法依规震惊曝光。
 
近两年,艺人在不知名的小地方申请个人工作室注册,已经成为业内人士共同的默契。一般来说,地方政府为了吸引投资,会有不同的税收优惠和回报福利。只要艺术家在他们的工作室注册,他们就可以逃避与其收入相匹配的更高税收。
 
娱乐业的监管力度有所加强。截至今年8月27日,今年已有660多家艺人经纪相关企业被注销。
 
夏海龙律师认为,《通知》明显加大了对娱乐领域从业人员的税务监管力度和密度,同时对与艺人有业务联系的合伙人和工作室也有相应的监管要求。这些措施将大大减少高收入艺人偷税漏税的空间,保证税收的公平、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