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10-02 19:13 的文章

中国已经开始具备日夜专职训练舰载战斗机飞行

第十三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展览会于9月28日至10月3日在珠海举行。中国海军第23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海军航空大学某训练团团长王勇在航展上介绍了中国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训练情况。
 
我国成功完成了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昼夜在航母上起降的资格认证,实现了舰载战斗机舰艇起降的基地批量化,成功建立了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改装”模式和“成长”模式的双轨并行培养路径,初步具备了昼夜全时域培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能力。
 
王勇表示,海军把培养舰载战斗机飞行人才作为推进海军转型建设的当务之急。2012年9月25日,辽宁舰加入人民海军。仅仅两个月后,海军飞行员戴明盟首次驾驶中国研制的舰载战斗机成功登上该舰。“每一次测试都在挑战生理极限,每一次起飞都冒着生命危险。”王勇说,航母的有效着陆长度只有36米,在涌浪的作用下不断向六个方向移动。戴明盟的成功登陆激励了一批战斗机飞行员投身于舰载机事业。
 
 
2018年4月12日,我国第二艘航母完成首次海试任务,航母建设发展进入加速期。大规模培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迫在眉睫。然而,培训工作面临着导师、教材、教材、标准和规范的缺乏、团体培训经验的缺乏等五大问题。急需一套专业化、规模化、标准化的培训体系。王勇和飞行教官团队打破固有模式,边搭边飞,边练边探索,不断刷新飞行极限、保障极限、教学极限和空域利用极限。舰载战斗机飞行人员的培养方案逐渐清晰。不到一年时间,我国第一批由高校自主培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成功获得航母飞行资格。
 
2019年,中国开始培养从高中直接招收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这种培养模式,我们称之为‘成长’路径培养模式,可以大大缩短人才培养周期,有效增加飞行员的舰载飞行‘寿命’。”王勇说,但这是一片无人涉足的中国“无人区”。与有经验的改装学员相比,成长和训练的对象都是飞行经验相对欠缺的“菜鸟”。导师团队对适合成长模式的教学、培训、支持要素进行了全面调整和优化,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逐步验证和构建了“双轨并行”的人才培养体系进行修改和成长。2020年11月,首批成长模式培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完成航母资格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