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09-15 10:46 的文章

东京奥运会后,菅义伟将下台。日本首相为什么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东京奥运会后不久,日本首相菅义伟将于本月卸任首相一职。在日本,有一种说法是“五环内有上升,首相下台”。正如《华盛顿邮报》记者亚当·泰勒所描述的那样,日本首相和奥运会之间有着漫长而惊人的失败历史。
 
池田勇人:带着隐藏的痛苦度过一生。
 
1964年,从二战废墟中崛起的日本,凭借东京夏季奥运会宣布复兴,但主持仪式的日本首相池田勇人却充满了难以言表的苦涩。
 
池田于1960年上任。在此之前,日本在朝鲜战争中充当美国的“军事站”,攫取了经济重建的“第一桶金”,但主要利益却落到了垄断资本身上。严重的两极分化把看似繁荣的日本送进了“火山口”。池田内阁在获得1964年奥运会主办权时,更关心的是如何解决两大任务:一是平息日本人日益高涨的反美反垄断资本运动;第二,在追随美国的同时,要为日本树立“和平形象”,寻找海外市场。
 
1960年12月,池田发起了“国民经济倍增计划”,要求用10年时间使国民经济总量和人均国民实际收入翻一番。该计划的风险在于如何让高经济增长“跑赢”通胀。新政下,日本出口暴涨,东京奥运会的基础设施加速了城市化进程。整个20世纪60年代,日本的年均经济增长率达到10%。
 
然而,日本的政治舞台险恶,派系斗争让池田筋疲力尽。而且,美国还攻击了日本。1961年开始攻击日本头号出口商品棉花,以进口限制严重损害日本中小纺织企业。奥运会开幕前一年,池田的主要精力都花在了与美国打交道上。身边的人回忆说:“三个月来,总理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他听取了日美贸易谈判的进展,不得不解决为社会主义国家服务的日本货轮造成的美国制裁问题。他曾经说过,‘我渴望快乐,但我没有时间去快乐,也没有时间去哭泣!'" "
 
这种“异常状态”一直持续到1964年8月,感觉身体不适的池田被诊断为喉癌。但他还是参加了那年的奥运会开幕式。奥运会闭幕后的第二天,池田宣布辞去执政党主席和总理职务。他给继任者Eisaku Satō的信息是:“站在(政治家)面前的是一座玻璃桥,谁想跨过它,谁就可能被它砸碎。”
 
由卫泽聪继承的日本经济似乎还处于池田开创的“黄金十年”。但东京奥运会结束后,基建市场疲软,企业收入停滞不前。1965年,日本经历了战后经济萧条。与前任相对保守的做法相反,佐藤内阁以“赤字财政”刺激经济,维持繁荣,而这一政策的重要体现就是赢得了1972年冬奥会的举办权。日本政府以此为契机,加大以札幌为中心的北海道基础设施建设,开通地铁,修建主干道,共同构成了日本经济顺利发展的标志。
 
1967年,中东战争导致埃及苏伊士运河关闭,日欧贸易严重下滑。然而,美国怀疑对日本的赤字过多。1971年,它单方面对进口日本商品征收10%的关税,并迫使日元升值,从而打击了日本商品的竞争力。有一段时间,日本经济剧烈动荡。
 
佐藤在1971年的两次失败将即将到来的冬奥会的荣耀变成了他自己的“政治谢幕”。10月15日,佐藤政府屈服于美国的威胁,签署了《日美纤维协定》,并对所有出口到美国的羊毛制品和人造纤维制品进行自我限制。这无异于出卖了日本纤维行业200万工人的生计,完全淹没了冬奥会的欢乐气氛。1971年7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表示将很快访问新中国,但佐藤仍然迷信美国会维持“两个中国”的政策,因此在美国的鼓励下,他率先向联合国大会提交了一份包含“两个中国”的提案。没想到,在10月25日的投票中,这一提案被否决,23个国家要求恢复新中国法定席位的提案顺利通过。消息传来,佐藤一下子愣住了。
 
11月19日,200万日本民众在830多个地方示威,并以“立即恢复日中邦交”、“推翻佐藤内阁”等口号包围日本国会等重要设施。无奈之下,1972年7月7日,艾萨克·萨特领导内阁辞职。
 
事实上,自1964年东京奥运会以来,“奥运效应”在日本政坛越来越弱。1998年长野冬奥会成了桥本龙太郎首相的噩梦。
 
1998年2月7日,日本长野冬奥会,当时的首相桥本龙太郎在出席前夕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坐在震中。”这是一个双关语,因为长野在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区,他几乎失去了奥运会的主办权。桥本所说的“地震”是他的“金融爆炸”计划。桥本在上台之初,就实施了《金融体制改革方案》,宣布解除股票市场、外汇以及不同金融业务领域的一系列管制措施,将金融企业与政府分离,为中小企业提供流动性。这项改革被形容为“金融爆炸”,因为它触及了日本银行业甚至政党团体的利益,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
 
不成功的金融改革,加上从未改善过的日本经济,最终迎来了桥本的“政治滑铁卢”。1998年5月,在众议院与自由民主党结盟的社会民主党和先锋新党宣布“分裂”,导致自由民主党失去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面对党内“换将军”的呼声,桥本无能为力。当年7月,他将权杖交给小渊惠三,小渊惠三立即冻结了桥本的改革计划。